奇闻异事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怪事 > 探索揭秘 > 正文

九一八事变日军私人相册曝光!“畜”目惊心!

时间:2018-04-20 16:18 来源:未知 作者:奇闻异事网 n77.org 阅读:

1931年9月18日晚,东北日军按照精心策划的阴谋,由铁道“守备队”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的南满铁路路轨,并嫁祸于中国军队。日军以此为借口,突然向驻守在沈阳北大营的中国军队发动进攻。由于东北军执行“不抵抗政策”,当晚日军便攻占北大营,次日占领整个沈阳城,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短短4个多月内,12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日本国土3.5倍的中国东北全部沦陷,3000多万父老成了亡国奴。

1931年日军策划“九·一八事件”后悍然发动侵略,东三省各地部队在张学良的不抵抗命令下迅速溃退。在此期间,日军第20师团也从朝鲜半岛赶赴辽宁加入这场侵略,这支部队就是后来常被人们称为“朝鲜师团”的军队。这本相册属于此师团下辖第78联队第一大队第二中队的一位士兵所有,照片几乎涵盖了九一八事变全过程。

以下内容较长,请耐心看完,这些都是历史证据,勿忘国耻!

△ 路边的日军阵地。1931年9月18日傍晚,日本关东军虎石台独立守备队第2营第3连离开原驻地后,沿南满铁路向南行进。夜22时20分左右,日本关东军铁路守备队柳条湖分遣队队长河本末守中尉为首一个小分队以巡视铁路为名,在奉天(现沈阳)北面约7.5公里处,离东北军驻地北大营800米处的柳条湖南满铁路段上引爆小型炸药。

△ 战壕中的日军士兵。日军在炸毁一段铁路后,将3具身穿东北军士兵服装的中国人尸体放在现场,诬称中国军队破坏铁路并袭击日守各队,此事件被称为“九·一八事变”。由于当时中国东北地区称为满洲,因此日本方面将这次事变称为“满洲事变”。

△ 九一八事变期间,进军中的日本部队。九一八事件发生当夜,蒋介石正在去江西南昌的船上,第二天他才由上海报纸得知事变发生,通过19日晚7点至9点间蒋介石发给张学良的电报来看,他当时并不知道东北事变详情,故要张“近情盼时刻电告”。

△ 日军缴获的大量武器弹药,图片下方是被俘虏的大批东北军士兵。1931年9月18日事变发生当夜,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中将参谋长荣臻根据张学良之命,命令东北军“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到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

△ 左边远处黑烟滚滚的地方,就是北大营所在地。次日1931年9月19日张学良在协和医院对天津大公报记者谈话时再度说:“吾早下令我部士兵,对日兵挑衅,,不得抵抗。故北大营我军,早令收缴军械,存于库房”。由于执行张学良不抵抗命令,北大营8000名守军被只有300左右的日军击溃。

△ 攻克奉天的日军部队,右上角是日本空军战机。日军独立守备队在向北大营进攻的同时,关东军第2师第3旅第29团向奉天城攻击。日军兵分三路分别向奉天市区南市场、北市场及大、小西门一带进攻,缴了第一、第二警察分局的枪支,占领了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省政府、宪兵司令部、无线电台、东三省官银号、中国银行等重要军政、金融、通讯机关。

△ 占领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的日军。不愿投降的部分东北军将士曾在此处和其他街口与日军展开过激烈的巷战。

△ 占领奉天城内东北军兵工厂的日军。墙上右侧写着“日本军占领”,左侧写的大意是“仅限日军出入,擅闯者击毙”。日军所说的东北军兵工厂,就是当时的沈阳兵工厂。1921年由奉系军阀张作霖建立,正式名称为奉天军械厂、东三省兵工厂、奉天造兵所及兵工署第90工厂。1921年,张作霖设立修械及制造枪弹工厂,称为奉天军械厂。1928年扩建完成,为当时全国规模最大的兵工厂。

△ 日本在占领东三省后,伪满政府于1937年投资二千万元,全资本额二千五百万元,将这座兵工厂改为理事制,扩充为八课及六个制造所。图为日军部队走出兵工厂。

△ 全厂机器已逾万部。由三村友茂任理事长。增建高射炮厂。最盛时期有职员1200余人,工人30000余人。图为日军部队走出兵工厂。

△ 日军在兵工厂抓获的东北军俘虏,大部分人可能是放下武器的警察。

△ 日军缴获的奉天城内炮兵队的轻重武器。

△ 刚迁移至奉天城内的日本“关东军司令部”。这座建筑物(现为沈阳市总工会办公楼)前身是1922年东洋拓殖株式会社奉天支店。1931年9月19日,日本关东军司令部从旅顺搬迁至此,作为侵略东北的临时指挥所。于第二年迁往伪满洲国首都长春。图片左上角是本庄繁,日本兵库县人,陆军大将,九一八事变时下令侵占东三省的关东军司令。后来在“二·二六事件”中因替叛军说情而被昭和天皇解除职务。日本战败后,被列为甲级战犯的嫌疑名单中,遂畏罪自杀。

△ 沈阳街头被俘虏的东北军将士。至9月19目10时,日军先后攻占奉天、四平、营口、凤凰城、安东等南满铁路、安奉铁路沿线18座城镇。

△ 火光冲天的红顶山中国兵营。19日,日军沿中长铁路沿线北进相继攻占铁岭、开原和昌图火车站。因为昌图县城附近红顶山兵营驻扎着东北军第20旅17团,所以日军在昌图站稍事休整。

△ 进攻红顶山的日本士兵。第二天,日军在占领开原老城的同时,派遣其铁道守备队第5和第6两个大队在飞机和大炮的配合下攻击红顶山兵营。随后,日军占领昌图县城(今昌图老城镇)。

△ 东北某地激战后的废墟。九一八事变后,长春地区的东北军自发反击,可惜战至次日,长春还是陷落敌手。1931年9月21日,日军第2师主力占领吉林。1931年10月1日,东北军黑龙江洮南镇守使张海鹏投敌,且奉日军命令派出3个团进攻齐齐哈尔。1931年11月19日,日军攻陷齐齐哈尔。

△ 向前线运载重武器的日军列车。张学良在九一八事件爆发后即离开奉天,带领属下转移到锦州。

△ 日军机场。1931年10月8日,关东军派出12架轰炸机空袭锦州。对此,南次郎陆军大臣依然对若槻礼次郎首相声称“由于受到中国军队的防空炮火攻击,才不得已采取自卫行动”。

△ 日军航拍的锦州地标性建筑大广济寺塔。这座被当地人成为“大塔”的建筑建于辽道宗清宁三年(1057年),砖实心密檐式,现高57米,塔檐共十三层。塔座在1933年曾用青砖维修。古塔体量宏伟,是辽西最高的古代建筑,是京沈途中唯一能从列车上望到的辽代高塔,被认为是锦州古城的标志。

△ 相册封面的标志,清晰印有红色领章78联队的番号,下方书写着“在营纪念”。78联队属于日本陆军第20师团。78联队通称“朝”。于1915年12月24日的龙山(今韩国首尔汉江北岸的龙山区)编成,补给军区在京城(即汉城)。日本在1910年8月22日武力吞并朝鲜后,只有一个师团驻守朝鲜,而且还是轮流更换。从明治末期到大正初期,在朝鲜半岛新设两个师团的计划就一直在被国会商讨。但是这个方案因为财政上的困难而难以实现。1915年终于得到认可。第19、20师团也就因此诞生了。

△ 照片背面书有“昭和五年(1930年)的前朝鲜军司令官陆军大将南次郎”。相册的前几页均是军队领导人照片,按照官阶大小依次向后排列。南次郎于1929年任朝鲜军司令官,晋级大将。1931年任陆军大臣。1934年底任关东军司令官。1936至1942年再次出任朝鲜总督。日本战败后列为甲级战犯,被判处无期徒刑。1954年假释出狱。

△ 照片背面书有“第20师团长陆军中将室兼次”。虽然第20师团的编成地在当时的朝鲜,但是师团的兵员补充是日本国内,征兵选拔之后送往朝鲜服役。不过,也有征用当地朝鲜人的说法,所以现在不少人称这个师团和另一个在朝鲜编成的19师团为“朝鲜师团”。

△ 照片背面书有“第三十九旅团长陆军少将嘉村达次郎”。日本当时的编制是一个师团下辖两个旅团,每个旅团下辖两个联队。

△ 左边这张照片背后没有注释。但是笔者通过查证,能确认此人为川岸文三郎。右边是战时日本发行的关于“满洲事变”的纪念册《从军》的一张内页,这就是九一八后的川岸文三郎。他1931年8月晋升陆军少将,第二次出任天皇侍从武官。1936年12月任第20师长.七七事变爆发后,率第20师团转战华北,突破娘子关要塞。死于1957年,时年75岁。

△ 照片背面书有“昭和六年(1931年)朝鲜军司令官陆军中将林铣十郎”。他曾留学德国。1930年任朝鲜军司令官。九一八事件中与关东军配合,擅自出动军队,发动对中国东北的进攻,被称为“越境将军”。

△ 照片背面书有“第78联队长陆军步兵大佐山县乐水殿(“殿”为尊称)”。

△ 照片背面书有“第七十八联队第一大队长陆军步兵大佐师桥渡”。

△ 左边这张照片背后没有注释。笔者通过查证,确定此人是川岛义之,(右图为笔者查到的川岛义之照片)。此人于1932年5月26日接任林铣十郎成为朝鲜军司令官,并于1934年3月5日晋升陆军大将。

△ 左图为樋口情登少佐。这张照片背面没有注解,所以笔者是从网上一张相册截图中发现的(右图)。

△ 这张照片背后书有“吾等初年兵时代教官陆军步兵少尉山根隆殿(“殿”为尊称)。

△ 这张照片很可能是朝鲜当地日本侨民欢送准备赶赴东北前线的日军,因为左侧店铺牌匾上有不少韩文。

△ 这张图片应该是即将从朝鲜出发开赴东北前线的日军78联队第一大队(远处的旗子是第一大队旗帜)。1931年12月15日,关东军已经开始进攻锦州。12月7日,日本陆军中央部由日本本土增派混成第8旅,并从朝鲜调第20师司令部、混成第38旅、重轰炸飞行中队以增援关东军。12月28日,第2师主力渡过辽河进攻锦州;12月30日,混成第39旅进攻打虎山(今大虎山)。

△ 图为在身穿日军冬装的第20师团长室兼次(中央者)。日军进攻锦州时,国民政府多次电令张学良抵抗,1931年12月25日,令其“积极筹划自卫,以固疆圉”,张不遵令;张学良部队开始从锦州撤退后,12月30日国民政府还急电令其“无论如何,必积极抵抗”,但已经无济于事。

△ 这张照片可能是运载从朝鲜赶赴东北前线的日军的列车。

△ 这张照片可能是东北当地日本侨民正在欢迎从朝鲜赶赴东北前线的日军的列车。

△ 图为刚抵达奉天火车站的日军。笔者根据其他老照片判断出远处建筑为当时的沈阳火车站。照片里有相册主人的出现(右图为放大图,中央者即相册主人),所以这个站台上的士兵应该是日军第20师团第78联队第一大队第二中队。这些细节后文会提到。

△ 图为在奉天火车站前合影的78联队的部分队员。右图为放大图,最左边戴眼镜者应是之前出现过的相册主人的教官山根隆殿,前排最右是相册主人。

△ 在奉天火车站前合影的78联队的部分队员。右图为放大图,中央者为相册主人。1931年混成第39旅团在9月20日到达奉天,第20师团司令部也被暂时移动到满州。

△ 左图为一名在辽宁某地驻守的日军士兵。笔者推断,此人便是相册主人,因为他在相册内出现的次数最多。图片背后的大门,应该就是东三省陆军讲武堂大门(右图)。虽然门头上的匾额换了,墙上的花纹涂白了,但是龙形浮雕还在。所以有可能是日军占领后,将“东三省陆军讲武堂”的匾额换成了“东北学生队”。

△ 这是78联队抵达奉天后拍摄的照片,笔者结合其他老照片推断,这应该是今天的沈阳四塔之一。沈阳四塔是清太宗皇帝皇太极敕建的盛京(沈阳的旧称)城外东南西北四座塔寺。

△ 奉天某处兵营内部,长官正向78联队训话。远处即沈阳四塔之一。

△ 高举联队旗,准备集结出发的78联队,应该是相册持有者所在的第一大队,因为最左边的指挥官很像前面出现过的第一大队长师桥渡。最右边戴白手套持军刀者应是之前出现过的相册主人的教官山根隆殿,教官身后一排最右的士兵就是相册主人。

△ 集结出发的78联队士兵,应该是在沈阳街头。

△ 日军将士穿过奉天小西边门,向城外进军。康熙年间,沈阳城外设有8个关门。其中小西关是历代清帝来盛京必经之路,铁制关门上立有“陪都重镇”匾额,门椽上有二龙戏珠图案,民间称之为龙门。1942年,日伪强行收缴民间金属器材,将小西边门龙门拆除收缴。

△ 开赴前线的日军部队。

△ 当时不少自发抵抗的东北军将士及游击队时常会偷袭日军的运输线,比如炸毁铁路或袭击列车等。图为日军在冰面上行军时,路过的一段被毁坏的列车和轨道。

△ 占领辽宁某处的日军士兵,有方牌匾上书有“日本军占领 步XX二中队”。相册主人位于二排右三,所以笔者推测他所在的应是78联队第一大队第二中队。从肩章上可以看出,他们都是新兵。

△ 右二为相册主人。这应是激战之后,与战友们在战迹前合影。

△ 被日军缴获的大批东北军武器弹药,右二为相册主人,此时他已经从之前的新兵升为一等兵。他手中正拿着一把缴获的中国大刀。1932年1月1日,日本侵略军从三面向锦州发动总攻,1月3日第20师占领锦州。而此时驻锦州的东北军第12、第20旅和骑兵第3旅等三万人马早已奉张学良命撤退至河北滦东地区和热河。

△ 根据窗户和墙面等信息,可推测这张照片应该也是上张照片相册主人留影的地方。

△ 根据刚才照片远处大门口两侧的铁门样式来推断,这应是上一张照片所在位置的门口。大门右侧清晰书有“日本军占领”。

△ 根据刚才照片远处大门口两侧的铁门样式来推断,这应是上一张照片所在位置的门口。大门右侧清晰书有“日本军占领”。

△ 中央者为相册主人。由于他在相册中有两张使用重机枪的照片,所以笔者推测,他的身份很有可能是一位重机枪手。

△ 78联队部分士兵合影。由于照片较为模糊,所以无法辨认相册主人在不在其中。

△ 两名78联队士兵在一个“街基”站牌前合影,站牌下方还有小字“距东京10308公里”。此处应该是位于辽宁省西部阜新的街基,这座街基公交车站至今仍是阜新交通网络重要站点之一。不过辽宁距离东京的直线距离也就上千公里,所以笔者不清楚这上万公里是怎么个意思。

△ 一名骑着马的日军士兵在“盘山县”站牌前。民国三年(1913年)设盘山县。现在是辽宁省盘锦市的下辖县,位于盘锦市北部。西连锦州市凌海市,北与锦州市北镇市接壤。

△ 这张照片很可能是日军缴获的东北军轿车,因为车牌上写着“旅司18”。日军在行军中较少使用“旅”这个称呼,所以笔者推测“旅司”这应该是属于东北军的某个旅级司令部的简称。车窗上还贴着“步七八9”,“步七八”应该指的是相册主人所属的步兵第78联队,9或许是该部所缴获的第9辆车。

△ 辽宁某地被俘虏的东北军将士。

△ 相册主人(右一)和战友与一对东北夫妇的合影。

△ 相册主人(第一排中央)与战友们合影。虽说第20师团的兵员由日本本土补充,可是笔者也见过不少日本人与韩国人,说实话,相册主人的不少战友们的样貌的确很像朝鲜族。

△ 一名78连队士兵在部队缴获的东北军武器前合影。

△ 这张照片里的日本士兵,手里拿的是一把左轮手枪,很可能是从东北军手里缴获的。

△ 相册主人(右侧)与战友的合影,他的战友虽然戴着中国的瓜皮帽,穿着中式服装,拿着烟袋。但是脚上穿着的军靴却出卖了他。

△ 左图为相册主人(左)与战友的合影。右图为放哨中的相册主人(左边)。

△ 在另外两张放哨的照片中,两位士兵旁边各有两组字符,很像是二人各自的签名。当时在军中,战友间经常互赠签名照。不过笔者发现,这字符很像韩文,尤其是左侧的签字。因为当时韩文在朝鲜半岛的街头店铺仍能经常看到,所以私下签写点韩文应该不会被严格禁止。现在一直有传言说日军第19和第20师团是朝鲜人组成的“朝鲜师团”。所以这张照片如果真的是韩文签名的话,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发现,那这两个士兵很有可能包括相册主人在内的很多人都是朝鲜人。而且再看一下照片里的面貌,的确更像是韩国脸。

△ 在河岸作战的日军。

△ 日军的铁甲列车。

△ 两名驰骋在沙漠上的日军骑兵。可能这张照片拍摄于辽宁西北部的科尔沁沙地。科尔沁沙地是一块位于内蒙古东部西辽河中下游赤峰市和通辽市附近的沙地,面积约5万平方千米,是中国最大的沙地。

△ 这张照片应该是往来辽宁与蒙古的驼队。

△ 在辽宁某地驻守的日军士兵,中央那堆人右起第三位是相册主人。

△ 激战后被东北军遗弃的战壕。右侧两枚手雷是中国军队遗留的。

△ 日军举行的一场祭祀仪式,很有可能是悼念死亡的日军官兵。

△ 祭祀仪式开始,花圈等也各就各位,大门前的旗子也拉开了。左下角就坐的应该是关东军的高层们。

△ 这应该是“灵堂”的内景,前面摆放着贡品和死亡日军的牌位。

△ 奉天“忠魂塔”,用以纪念阵亡的日军将士。该塔位于当时的千代田公园内,由于当时这里不允许中国人进入,所以照片里都是日本人。这座忠魂塔后来被拆除,现在是沈阳的中山公园。从此照片可以看出,上面几张祭拜仪式就是在这座“忠魂塔”的脚下举行的。

△ 登上火车的日军第78联队士兵。右起第四位是相册主人。日军第20师团在1932年1月协助关东军攻下锦州之后一直在辽宁境内活动。1932年2月,东北全境沦陷。此后,日本在中国东北建立了伪满洲国傀儡政权,开始了对东北人民长达14年之久的奴役和殖民统治。东北局势稳定后,日军第20师团于4月返回朝鲜整休。

△ 78联队回到朝鲜后的入城仪式,因为最左侧的妇女身穿韩国传统服装,而且78联队是4月份返回的朝鲜半岛,与这张照片的衣着相称。由于规模如此之大的城门不可能是地方城市所有,所以笔者推断这是当时汉城的主门之一。

△ 休整期间的日军78联队士兵,右三为相册主人。

△ 相册主人像很多日本兵一样,在自己的相册里贴上“肉弹三勇士”的照片。“肉弹三勇士”是指1932年1月28日,日本出动军队进攻上海,打响了第一次淞沪战争,史称“一·二八”事变,结果遭到国民党十九路军顽强抵抗,日军损失惨重。

△ 2月29日,日军在上海闸北庙行镇受阻多时,指挥官命令工兵用爆破筒开道。日本久留米工兵第18大队第2中队第2小队的陆军一等兵江下武二(左)、北川丞(中央)和作江伊之助(右)怀抱即将爆炸的爆破筒,闯入中国军队阵地,炸毁了防御的铁丝网,为日军进攻开辟了道路。日军为鼓吹战争,将他们标榜为“肉弹三勇士”。

△ 辽宁某处激战后的战场照片。

△ 拂晓或傍晚时分的日军第20师团照片。

△ 拂晓或傍晚时分的日军第20师团照片。

△ 正在吃饭的日军第20师团官兵。

△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第20师团被调往华北前线。1942年底,第20师团被派往太平洋巴布亚新几内亚前线。先后转战于维瓦克岛、麻丹、爱达培之间,伤亡惨重。两任师团长青木重诚和片桐茂也相继因疾病和战争而死。至日本无条件投降时,最初登陆的25572名如狼似虎的官兵,只剩下785具连枪都举不动的“活骷髅”了。由于相册只记录到九一八事变第20师团返回朝鲜后,所以笔者也无法推测这位相册主人是否幸存到战后。图为夜间的日军第20师团第78联队官兵照片。

△ 以下照片是笔者收藏的另一位日本关东军的私人照片,这张应该是日军占领吉林省磐石县大南门(崇礼门)时的照片。

△ 这是位于东北的日军作战时的照片。

△ 这张照片里,五位中国俘虏的右侧门牌上,清晰写着“奉天(沈阳)警备队本部”。

△ 这是应该是当时的照片持有者,在九一八结束后,很可能是七七事变后自己所在部队南下时拍摄的照片。右侧被捆绑的俘虏表情绝望而痛苦,胸口可能已经被刺过数刀。

(责任编辑:奇闻异事网 n77.org)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